当前位置:主页 > 演艺音乐 > 电影 > 正文

但芸香每年还是会瞒着家人来看望火伯一两次

2018-11-13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因为一个馒头,我梦见故去多年的火伯。可能是在河口街上第一次买到貌似老酵发的馒头吧,吃着馒头忽然就记起小时候火伯蒸的大白馍。
火伯去世许多年了,有关他的记忆只剩一个粗犷轮廓与一些零散的片段。
火伯是父亲的堂兄,就住我家隔壁,说是隔壁,其实是在一栋房子里。听父母说那房子原来是小地主家的,解放初期村里分配给了贫下中农的爷爷与他的兄弟各一半,爷爷与他兄弟又分给了众多儿子中的父亲与火伯各一半。
打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就与火伯住在一栋房子里,进门两个厅之间高高的门槛,上面有椽子眼,想是原来是有板壁隔着的,壁板拆除了两个厅空间便通畅了,但小时候我和妹妹们还是会被中间的门槛绊倒,过门槛时,因了我们姐妹的身量不同,我是用跨的,大妹是用骑的,小妹是用爬的,我们经常把它当凳子坐或当木马骑,不过由于厅堂光线比较暗,我们姐妹更乐意在屋子外面玩。进门左手边里外两间是我们一家住着,火伯住对面右手边两间,厨房挨着后间,我家厨房在厅堂的后面,汝州新闻网 两家厨房一层板壁隔着,都有门通向厅堂,厅堂共用,但两家都只在厨房吃饭,除非有来客几大桌子人才会改在厅堂围坐,因此一般情况下门一关也是各过各井水不犯河水自家顾自家,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两家人。那时年纪尚小的我一直不知道火伯其实是跟我们沾着亲的,以为只是单纯的邻居。而我印象中的火伯总是有点冷漠甚至是有点神秘的。
火伯一直单身,无儿无女。听妈说年轻时结过婚有过孩子,女人脸上有块大胎记,他嫌弃女人,不时的恶语相加,女人无法忍受之下离去,留下几个月大的婴孩,火伯弄去给别人照料不幸夭折了。
家门口有条小河沟,经我们睡房外临窗而过,几乎每天早晨我都是在妇女们边洗衣边说笑的交响乐中醒来,东家长西家短,闲话最多的莫过于偷情捉奸,虽然会欲扬先抑地稍稍压低噪门,说的人是绘声绘色表情丰富,听的人是津津有味满脸暧昧,在那样安静的清晨我不时听了一耳朵,虽然半懂不懂。火伯便是她们最常闲扯的对象,说他身边有不少女人,当然他是单身汉子,有女人属于正常,但我从没见他明着带哪个女人回家。
有天,中午下学回家,看见隔壁开向厅堂的那扇厨房门开着,一眼望去在饭桌上一个女人与火伯坐着在吃饭。问母亲火伯家来客人了?母亲是个家庭妇女 就只是个家庭妇女,随口回答我说是火伯的老相好,我问 老相好 是什么?妈拧巴着眉呵斥 小孩子家家别问那么多 ,我吐着舌头闭嘴却满脑子凝问:什么叫 老相好 呢?因为好奇,吃完饭我便跑去门口张望,看见我火伯便问吃饭了没,还抓了把糖给我,令我有点受宠若惊,火伯平时可是不爱搭理咱家几个小鬼的,甚至有点嫌恶,女人看向我时笑笑,我很乖巧地叫阿姨,火伯说叫 太太 ,太太是伯母的意思,是家乡的方言,我尊了命改口叫 太太 ,拿了糖更加好奇的离开。
热门专题 测试内容|